【诸暨】最新疫情!浙江新增确诊1例,国内这里出现1传10病例!

今日新鲜事 畅说 162浏览 0评论

今天又有一例新增了/流泪/

1

浙江最新疫情

4月14日0-24时,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俄罗斯输入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病例)。新增出院病例2例。截至4月14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50例,累计出院27例。

4月14日0-24时,新增无症状感染者2例(均为境外输入,其中英国1例、西班牙1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1例,无当日解除隔离者。截至4月14日24时,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51例(其中境外输入43例)。

4月14日0-24时,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截至4月14日24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1218例,累计出院1217例,累计死亡1例,治愈出院率99.9%。

截至4月14日24时,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268例,累计出院1244例,累计死亡1例。无疑似病例。全省共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7338人,尚有6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1

延伸阅读

哈尔滨新增确诊病例及无症状感染者之间,是一道什么样的传播链?黑龙江方面又如何应对新情况?

1到11结合官方通报和新闻发布会内容:哈尔滨市民王某苓的女儿曹某可能接触了境外进入哈尔滨人员韩某(新冠肺炎既往感染者)所污染的环境致病(时间不明)。3月26日,因曹某发热,王某苓与男友郭某明共同前往女儿住所,并留宿一晚。3月29日,王某苓、郭某明二人与陈姓男子一家人聚餐,包括87岁陈某1及其子46岁陈某2、53岁陈某3。

4月2日,因父亲陈某1脑卒中病情加重,陈某2、陈某3乘私家车送父亲到哈尔滨市第二医院就诊,并住院治疗。4月6日,父亲陈某1因发热转至哈医大一院就诊,兄弟二人和他们的大姐、56岁的陈某4全程陪同。

根据黑龙江省卫健委通报,4月6日,陈某1到哈医大一院呼吸内科就诊并住院,直到4月9日转至哈医大一院发热门诊隔离病房。

上述所提人员中,郭某明和陈某1 一家4口总计5人已经确诊,王某苓、曹某以及曹某的男朋友李某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

而后,陈某1的密切接触者又陆续被通报。

69岁的于某,4月4日因慢性阻塞性肺病伴急性加重,开始在哈医大一院住院,4月10日17时许,转至哈医大一院呼吸内科一病区单间病房隔离。

67岁的张某,4月6日因咳嗽、咳痰伴胸痛四个月步行至哈医大一院就诊并住院,直到4月10日转至隔离病房治疗。

定性为陈某1密切接触者的于某、张某均已确诊。

另外,已被明确与陈某1有着在哈尔滨市第二医院住院时期“同病区病友”关系的53岁男子王某1、53岁女子段某、57岁女子高某以及王某1的妻子王某2,均已确诊。

也就是说,这道传播链中,已有11例确诊病例和至少3名无症状感染者。14人之中,郭某明于4月9日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是最早报告的确诊病例。而官方发布的第一份通报介绍,郭某明最早的轨迹为“3月30日到报达中西医门诊部询问发热用药的问题未进行治疗”,但当时未提及3月29日,他与王某苓同陈某1一家人聚餐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4月11日哈尔滨市疫情防控第五次新闻发布会指出,郭某明及王某苓,在市疾控中心流行病学调查过程中,有故意隐瞒病情和真实行程的行为,导致卫生防疫机构无法及时全面掌握其行动轨迹及相关信息,无法形成完整的流行病学调查报告,给追溯病毒源头、查找密切接触者、切断传染源带来极大困难。

1

延伸阅读

记者从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14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新冠肺炎疫苗研制5条技术路线同步推进,目前已有三个疫苗获批进入临床试验。

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表示,疫情发生后,科研攻关组布局了五条技术路线。分别是:病毒的灭活疫苗、核酸疫苗、重组蛋白疫苗还有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

目前,已经有三个疫苗获批进入临床试验。其中陈薇院士团队的腺病毒载体疫苗首个获批进入临床研究,已于3月底完成了一期临床试验受试者的接种工作,并于4月9日开始招募二期临床试验志愿者,这是全球首个启动二期临床研究的新冠疫苗品种。4月12日,国家药监局批准了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申请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也进入了临床试验。13日,又批准了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研制的灭活疫苗开展临床试验。

其他的几条技术路线的疫苗也在加快推进,预计将于4、5月份陆续申报临床试验。其中,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已经完成疫苗毒株的构建和质检方法的建立,正在进行质量工艺研究和质量鉴定,中试生产、动物攻毒实验和安全性评价实验也在同期开展。重组蛋白疫苗已经完成了毒种的构建,正在开展细胞和毒种鉴定和遗传稳定性考察、动物攻毒实验和安全性评价实验。核酸疫苗方面,也进入到动物有效性和安全性评价的研究阶段,并同步开展临床样品的制备和质量的检定工作。

“疫苗的研发是非常重要的,也是这次疫情防控的关键。”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补充道,新批准的这2个疫苗,实际是一个技术路线,属于新冠病毒灭活疫苗。

他表示,我国在研发并已上市的疫苗中,灭活疫苗的基础是比较好的。比如我国有甲型H1N1流感灭活疫苗,甲型肝炎灭活疫苗、EV71手足口病灭活疫苗,还有Sabin株IPV脊灰疫苗,都是灭活疫苗。

王军志也解释了疫苗研发速度快的原因。他说,疫苗本身是一个用于健康人的特殊药品,安全性是第一位的,所以在应急审批过程中,始终坚持尊重科学、遵循规律,以安全有效为根本的方针,坚持特事特办。“在这个过程中很多研发的步骤由串联改为并联,研审联动,滚动提交研发材料,随交随审随评。在标准不降低的前提下,通过无缝衔接,大大提高了研发的效率和审评的效率。”

什么时候能用上疫苗?王军志表示,疫苗本身由完成临床前的研究到进入临床,这是一个很重大的进展,离将来应用又跨了一大步。但他也同时强调,一般来说,临床试验分为三期,其目标和意义、方案、需要的时间都不一样。因此,“即使我们在应急的情况下,实际上在整个评审过程中对疫苗安全性、有效性的评价标准是不能够降低的。”

来源:健康浙江、人民网、环球时报

转载请注明:畅说 » 【诸暨】最新疫情!浙江新增确诊1例,国内这里出现1传10病例!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看本地新鲜事
前往畅说App查看,体验更佳